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按摩房内的暧昧性事【完】
按摩房内的暧昧性事【完】
我喜欢洗澡,就是通俗的泡澡,不过这些年想舒舒服服的泡个澡,还真的很
难了。在我的家乡,泡澡是很流行的,年纪大了老人家基本上一天一把澡,票价
还不高,到现在也就一块五一张票,一个大池子,水温在45-50度之间,惬
意的泡上一会,搓个澡,别提那份畅快和舒心,到现在我每每回家的时候还会经
常去这种老浴池待上一会。

  喜欢到浴池洗澡这个习惯一直跟随我东南西北,我来到这个省会城市已经快
20年了,也是看着这个城市的洗浴文化的变迁,从早间的老浴池,到后期的休
闲会所,到现在的大浴场,我身在其中,无不感受着我们伟大的祖国在物质文明
上的飞速发展。

  记得在最早的时候,这个城市刚刚有休闲会所的时候,都是从南方城市来的
按摩女,通通说着我听不懂的鸟语,但是她们的手法和服务给我所在的这个城市
带来了洗浴文化的革新,现在随着信息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我市的洗浴文化已
经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手推、胸推、毒龙、红绳、做爱床等等项目日益更新,
让你目不暇给,感慨时代的发展……

  不过,我还是喜欢在池子里爽爽的泡上一会,找个正规按摩的舒舒服服的享
受和放松一下,对这些服务有了解而已,为工作需要经常FB一些客户添加一些
手段而已。我对这些职业的实在没什么兴趣,也许我的爱好是良家吧,呵呵……

  机缘巧合,我还是和一个桑拿技师搞到了一起,短短的几次性爱,也给我带
来了不同的快乐,现在我将我的快乐和兄弟们分享……

  我的工作很繁忙,也需要经常面对电脑,还经常开车出差,没有很多时间去
锻炼身体,弄得自己就有些亚健康状态,会常常有疲劳感,头颈部的肌肉也有僵
硬感,所以我在工作中空闲的阶段,经常会到我公司附近的良子足浴和一家桑拿
会所按摩和休息。

  因为我偏爱洗澡,去桑拿会所的次数更多一些,基本上每一两周都会去一次
,去的次数多了,几乎里面的技师都给我做过按摩了,后来在比较之后,就让1
5号经常给我做按摩,后来知道她姓吴。在这里要介绍一下这个会所的按摩项目
,会所不大,价格也不是很高,做脚膜30元是免浴资的,98元是中式按摩,
就是正规的按摩,138元的项目是按摩加上打飞机,就是传说中的手推。19
8元是胸推,只有这3个选择。

  浴场也有小姐,是另外一套人马,我没有找过,具体价格我也不是很清楚了
。我每次去的项目都是做一个98的正规按摩,但是各位兄弟都知道的,做98
的技师提成底,所以就一直劝说你做更高价格的,我之所以后来经常选15号小
吴给我做,是因为她从来不机车,话不多,手法也很到位,我去的目的就是休息
和放松的,所以很适合我。

  后来做的次数多了,我们就交换了号码,她在的时候我再去按摩了,时间久
了,就相互了解了一些个人信息,因为在房间经常接打电话,她大概也知道我是
做业务的,我也知道她有过一段闪婚的经历,不过现在离婚了,她家是农村的等
等……

  有一阵子,为了把一个大项目订下来,我出差很久,就在客户那里泡着,每
天陪吃陪喝陪娱乐,做我擅长的三陪工作,有天晚上到宾馆,接到她的短信:

  她:「最近怎么没来会所啊?」

  我回到:「怎么了?想我了么?」

  她说:「我说我想你也不信的。」

  我说:「为什么不信啊,你说我就信的。」

  她说:「是的,很久不见有点想你的。」

  我说:「我出差了,我一回去就去看你啊!」

  其实,我知道,她无法是怕跑了一个老主顾而已,当然,因为聊天久了,多
少也有些情感因素在里面的。过了几天,我出差回去,给她一个信息,确定她在
以后,我来到桑拿会所,洗好后来到包厢,点钟15号。过了一会,她来了,对
了,我要向各位介绍一下小吴的外表啊,长相一般,长长的头发,身材高挑,她
们的制服是短裙加体恤,所以可以看见她的腿很长,这是我喜欢的地方,皮肤很
光滑,按摩的包厢一直都是灯光昏暗的,所以也没有具体的看清什么,大概情况
就是这个样子的。

  没多久,小吴来了,看到我嫣然一笑,我说,你笑什么,她说,看到你高兴
呗。我说我好累,最近出差很辛苦,帮我用力按按。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按摩好像和以往不一样了,她的手在我的后背上一
下下的按摩着,我的手有意无意的触碰着她的长腿,我的下身有了反映,我不由
的把屁股动了动,她说,怎么了,不舒服啊,我也不好说什么,闷闷的嗯了一声
,她说那你翻过来我给你按吧,我也觉得趴着实在难受,就翻过来躺在床上,她
的两只手按在我的大腿上,胳膊就碰到了我那已经向她敬礼的老二,她笑着问我
,你怎么啦,我说,你说怎么了,给你摸得有反应了呗!

  她说,胡说,我又没摸你那里,我说,你魅力大,随便摸我那里,我都会有
反映的。我又说,今天我想做198的按摩,她低下头,我说怎么了,你要是不
想做就算了,她没说别的,默默的把上衣脱了,又把胸罩脱了,坚挺的乳房瞬间
弹了出来……当时,我心中在想,你在这做按摩,天天都脱应该习惯了啊,在我
这装什么清纯啊。

  我躺在床上,说,陪我躺会,她默默的躺下,我搂住她的脖子,让她侧面向
我,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身上,很烫,我伸出一只手把玩着她的乳房,她职业的把
手放在了我那坚挺的鸡巴上开始揉搓,那一刻,我突然没有了性质,她也好像没
有了表情,我不知道那里出了问题,我就轻声问道:「怎么了?」她说:「没什
么,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呗!」

  我奇怪的问:「你没做过198的胸推么?」她说:「做过,但我不想这样
给你做!」

  呵呵,我心中暗笑,这是跟我装纯呢,当然了,也保不齐对我有些女人的小
心思罢了。不过我也不能把心中想的说出来啊,就只有胡言乱语下去,心中已有
把她拿下的打算了……我安慰了她一会,说了些男女之间的情话,说些我对她有
感觉之类的甜言蜜语,她怀疑的说我不会喜欢上在这种场合工作的女人,我又是
一番口舌打消她的疑虑。

  当然,一边我们聊着,我的手还没有闲着,玩弄着她的乳房,哄了一会,我
的手向下移动,隔着她的短裙,摸到了她的阴部,热热的,耻骨很高,我把手从
内裤的一侧打算伸进去,她阻止了我的行动,看得出来,她有些生气,说:「你
们男人都这样么,就为了搞那个事情?」

  靠,什么叫我们男人,我也故意做生气装反驳她,她说,你别胡说,我一直
只做按摩,从来不和客人发生关系,我只和以前的老公有过关系。我不信归不信
,为了上她,还得继续哄啊,就说了些动情动心的话,而且,知道这次没希望了
,也不想逼她太紧,反而适得其反了。就说:「我很久没有做爱了,又看到你这
样躺在我怀里,情不自禁了。」

  她不说话了,我也不再摸她下面,只是不断的亲吻她,然后说,你帮我释放
一下吧,亲爱的。她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也不说话,开始和我舌吻,我用舌头灵
活地逗弄她的小舌,吮取着她口中的柔软湿蜜,深深浅浅地舔弄着她,我松开玩
弄她乳房的罪恶之手,翻身趴在她的身上,用我的两只手牵着她的两只手按在枕
头上,俯下身有点疯狂的亲吻她的嘴巴,用我那坚挺的鸡巴隔着她的短裙摩擦她
的阴部,她的阴部很热,我想她一点也想要的,只是碍于面子和内心的保守。

  我俯首咬弄住她一只柔嫩敏感的乳尖,轻轻的咬着吸允着,她发出「嗯、嗯
」的娇喘声。「薛总……放开、放开我!求你……不要这样……」羞涩的红潮浮
泛在她的小脸与双乳之间,我有些相信她的话了,看来真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但我不想停止,我在她耳边不停地说:「我想要你,我想进去好好的让你快活…
…我下面好涨!」等故意刺激她的言语。

  她还是不停的说:「薛总……求你……不要这样……你等我考虑好,行么,
今天不要……」我心中暗自得意,知道这女人迟早是我身下俘虏,也就不再着急
,但是这长久的欲火还是要泄出来的。我就说:「嗯,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喜欢
的事情的,我等你到那一天,不过今天我要弄出来,不然就憋坏了!」她坏笑道
:「我才不管,你自己弄!」房间的氛围缓和了很多,我知道,她慢慢接受我了


  我也不说话,继续亲吻了一会,下面鸡巴也在她下面不断的摩擦,两人又说
了会情话,我直起身来,把身体向前移动,把鸡巴移到她的玉乳上,拿着鸡巴在
她乳房上摩擦,用我的龟头去触碰她的乳头,她害羞的闭上眼睛,我玩了一会,
从她的篮子里(大家知道的,桑拿技师都有个工具篮)拿出一瓶BB油,打开盖
子挤了很多直接倒在她的乳房和我的鸡巴上,冰冷的BB油让她一阵惊呼,睁开
眼睛大叫:「什么东西?」

  我笑道,你不会以为我射精了吧,哈哈。她想把油擦掉,我用手阻止她的动
作,我把鸡巴放在她的乳房中间,两只手把她的一对玉乳向中间挤压,抱住了我
的鸡巴,开始运动起来,她再一次闭上了眼睛。我运动一会,我说你来扶着,她
听话的把手托住自己的双乳,抱住我已经粗壮的鸡巴,我一直手扶着床头,一只
手碰着她的小脸,开始在她的双乳之间抽插我的鸡巴,看着我那红彤彤的龟头在
她的乳房间穿梭,看着她闭着眼睛羞红的小脸,无比的刺激,BB油很好的润滑
了我的鸡巴,她的乳房也包的很紧,一阵阵的快感让我的鸡巴越来越粗。

  抽插了几十下,我把身体使劲向前顶,她也配合的用力压住了双乳,我咆哮
着发射了,将浓浓的白液喷在了她的脖子上,头发上,还有脸上,她又是一阵惊
呼,迅速的从我身下起身,大叫「可恶、可恶」我低头看着我还在抖动的鸡巴,
笑道:我要进去你又不给我进去,只能这么着了……收拾了一下,又聊了会天,
为我下次的「阴谋」做了些铺垫工作。

  在以后的半个月我又去了两次,没有再提出跟她做爱的要求,因为以我多年
的经验,不管什么女人,都不能太过心急,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么。」
不过她每次会主动地帮我解决问题,具体情节就不在表述了。在这个期间呢,我
也会在工作之余给她发些关心得短信,女人嘛,还是吃这一套的。在短信中呢,
我也会偶尔提到有做爱的想法,她一直半推半就着,说在考虑中……

  直到有一天,她主动给我发信息,说想我了什么的,我就开玩笑说,我也想
你,可是不敢再见你啊,见到你就有想法,你又不给我,弄得我难受之极。她说
:「干吗非得做那个呢!」我说:「谁让你有魅力呢,让我冲动呢!」她说:「
那你来吧。」我知道有戏了。

  我来到会所,洗澡,上楼到包厢,直接点了她的钟。她来了,显然,她也刚
刚沐浴过,头发上散发着阵阵清香,让她跟前台报了钟,我就一把搂住她,两人
翻躺在包厢里小小的按摩床上,我用嘴巴堵住了她性感的嘴巴,舌头伸进去吸允
她的湿舌,她低声「嗯」了一声,两手想把我推开,女人啊,无论什么样的女人
还是什么样的场景,第一次都要使出这招「半推半就」的,我没有顾及她两只手
的拒绝,再说,她的身体显然已经出卖了她的心,她渴望我的进入。

  我的手大手拉下她脖子上的丝巾(她们会所的制服是仿空姐装),解开她的
工作制服,我靠,竟然没有戴胸罩,就这样,没有任何遮蔽的饱满胸脯就出现在
我的眼前。那是一对丰满尖挺的乳房,樱色的蓓蕾正勾引着我,娇艳欲滴,教人
想含上一口。

  我毫不客气张口含住她右边的乳房,「唔……」她微皱着眉,半眯着眼看着
我,我像个小孩一样吮着她的胸脯。

  我先用唇磨蹭着她那柔软而细致的小蕾苞,再张开嘴巴含住那娇艳的小蓓蕾
,以舌勾缠着那逐渐绽放的花苞,瞬时,她觉得浑身上下有一道电流通过,身体
明显的抖动了一下,我轻声的问她「舒服么?」

  她像很多女人一样回答了一声娇喘的「不」女人说不的时候,我想各位兄弟
都知道我们该继续怎么干下去了吧,呵呵……

  我含住她一边的蓓蕾,一只手也不忘抚慰另一边,舌尖不怀好意的轻挑着,
让原本粉嫩的花蕾沾染了我口中的津液。她的体温在我的挑逗下也不断升高,原
本白皙的皮肤也烘出了粉嫩的颜色。

  「唔……」她的手主动攀上了我的颈,我再一次的将嘴巴含住了另外一边的
乳房,小巧娇艳的乳尖被我完全含入口中吸吮,发出了令人害羞的声音,我的手
移动到她另一边的乳房,虎口微收,将她另一边娇美的乳房挤压变形,再以拇指
及食指拉扯着那娇艳的乳蕾,她不安的躁动着,腹中的火焰仿佛被点燃一般,不
断的燃烧,双腿情不自禁夹紧了。

  经过我的一番舔弄,她一对乳尖此时变得嫣红肿胀,上头满布晶莹津液,在
我眼里就像两颗极为耀眼的红宝石。这时候,我胯间的鸡巴似乎也扬到最高点,
胀得我有些难过。我开始想要进入她身体……

  「你好美……」女人是一定要夸得,鸡巴的膨胀并没有让我忘记女人需要什
么,更何况我对她的一对乳房也十分满意,我玩够了她的乳房,将我的魔掌移到
了她的大腿之间,夹紧的大腿,被我的大手分开来。我看见那粉红色的底裤,蕾
丝包裹着那柔软的阴毛,透过几乎透明的底裤,还能瞧见那诱人的细缝。

  我的拇指一触及那敏感的细缝,她的身体就像窜过电流发出颤抖,我隔着她
的底裤压上那敏感的小豆,在上头轻轻的转动起来。

  「嗯……」她轻咬着唇,低声的呻吟着,两条腿也不停地交叉着扭动着,我
隔着丝薄底裤,不断揉弄娇嫩私穴,还不时轻压她的阴蒂,她的嫩屄已默默泌出
淫水。

  我摸到她的淫水,手指便离开了那敏感的花豆,「你的小屄淌水了」我邪恶
的低笑一声,轻声的羞辱她,她娇羞的闭上了眼睛。

  我脱去我的上衣,除去我的短裤,我的鸡巴因为我解开了束缚,暂时也不再
那么紧绷难过。我轻褪去她的底裤,我的手在她的阴部寻着她的花核,找到了,
我开始在小核上不断揉捏,让她感觉双腿间传来酸麻的快意。

  「啊……」她的呻吟突然大了起来,我笑道:「你不怕隔壁的小姐妹听到啊
?」她低吟一声:「讨厌!」用手轻轻的打了我一下,那一刻,房间里春意盎然


  我扶起身来,向下移动,她湿漉的花穴展现在我的眼前,每次进入一个女人
身体之前,欣赏她的阴户是我最大的爱好,今天也不例外,她的阴毛集中在耻骨
之上,大阴唇和阴蒂清晰可辨,大阴唇不是很黑,有些褐色(我对论坛里很多兄
弟们的干得多阴唇就黑的理论持怀疑态度,凭借兄弟我多年经验,阴唇的颜色和
做爱次数基本无关),阴蒂红红的露在外面,经过我前面的蹂躏,她的阴唇上都
粘黏个透明的淫水。

  我欣赏了一番她的阴部,又看看她闭着眼睛享受我对她揉捏的样子,此情此
景,让我性趣大增,我从扔在一边的衣服口袋里拿出大颗粒套子(大颗粒套子和
螺纹套子我的最爱),呵呵,兄弟我不打无准备之战,三下五除二熟练带好,一
挺腰,鸡巴撑开她那两片贝肉,直没入了那湿滑的小穴,将穴道里头的爱液都搅
弄溢出。

  「嗯,你的里面很暖和、好舒服!」我轻声的说道,我将她的大腿分得更开
一些,更能清楚望见我的鸡巴进进出出她花穴的画面,两片褐色的阴唇给我的鸡
巴带的一里一外的翻动着。她的阴道很紧,估计真的很久没干了,但我还是挑逗
她道「你下面好紧,是不是很久没有人来疼爱你了啊。」

  她:「嗯,有半年多没做了,好舒服。」

  我:「那我多干一会,让你好好的过瘾啊!」

  她「讨厌。」我认为,当女人在床上说讨厌的时候,你只需要做两件事,第
一件就是插进去,如果你第一件已经做了,那么请做第二件事-加快你的速度和
加大你的深度。毫无疑问,我现在只需做第二件事。

  我双手抓住她的乳房,将我的胯部向前使她的双腿分开的角度加大,这样的
姿势我能够冲到最深处,她紧紧的湿湿的小穴夹着我的鸡巴,我抽插着,看着在
我身下的她,虽然不是很漂亮,但脸上洋溢着得春色却带给我异样的感觉,我们
之间不是很熟悉,这种带着点点陌生感觉的做爱也是别有风味的,她始终半眯着
眼睛,享受着我带给她的快乐和刺激,她一定很饥渴,半年多没有性生活的她一
定也渴望着有个男人来满足她,因为她不断溢出的淫水出卖了她的饥渴。

  她的手臂一直在她身体两侧放着,在我不断抽插的时候,她慢慢把胳膊攀上
了我的脖子,我觉得,这是女人一种被征服的前兆,我用胳膊搂住她的脖子,使
劲一拉,她上身顺势而起,我坐在床边,她骑到了我的大腿上,「啊……」她的
声音几乎破碎,我用手托住她的屁股,一前一后的将她的身体送向我的身体,她
的屄屄有节奏的跟着她的身体套弄着我的鸡巴,「爽……」我一声长啸,我开始
在她耳边不停地说些煽情的言语:「小吴,你弄得我鸡巴好爽,快被你弄冒了!


  「你今天好多水啊,一点这段时间急坏了,我以后经常来找你,把你以前的
都补上!」我言语的刺激,她更加觉得娇羞万分。她搂着我的脖颈,我托住她的
臀部,她将头向后仰,长发垂下在我的膝盖上,我们的下身一下又一下分开又结
合、分开又结合。

  随着我的顶弄,她饱满的胸脯也不断的上下晃动,形成一阵又一阵的乳波,
在我的胸前不断摩擦,她下面的花液也不断的流淌而出。留在了我托她臀部的手
指上,我轻轻的划弄着,引向她后面的花眼,手指初碰的她花眼的一刹那,她肛
门紧张的一收,将我食指的前端吸入夹紧,又很快的释放,在那一瞬,我明显感
觉她身体一颤,呵呵,她爱这个行动!

  我不断将她小屄里流出的淫水引向她的屁眼,很快,她的屁眼全湿润了,手
指也能进入到食指的一半了,后面的刺激让她加快了小屄对我鸡巴的套弄,她主
动加快了频率,我也像个愈战愈勇的战士,急于在她身上开拓更多热情的反应,
于是一双大手将她丰满的臀部稍微分开,食指整根没入到她的屁眼里,很紧很紧


  「这里从来没有人试过么?」我轻声问道,她「嗯」了一声,我说:「前面
的第一次我没能得到,后面的第一次给我了」她不在回话,只是不断的用她湿润
的屄屄使劲的在我鸡巴上套弄着,她双臂搂着我的颈子,双腿则紧紧的夹住我的
腰,穴里不断泛出蜜汁,紧紧包住我的鸡巴,胸前坚挺的乳房上两颗娇艳的蓓蕾
也在我的胸瞠上磨蹭揉弄。

  「啊啊……」她的身体似乎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双腿只能紧紧的夹住我,小
屄屄开始不断的收缩着。

  「要到了么?」我轻声的问。她无力的点头。我抱起她,转过身来,把她放
在床上,我站在床下,双手抓住她的两个脚踝,将她的双腿分到最大的角度,开
始凶猛的进攻,直往她最脆弱的地方进攻。

  「薛总,我不行了……」她摇着头,紧咬着唇瓣,双手举到床的另一边,紧
紧的抓住好稳定住自己,让我更好的冲击。终于,她无法再承受我的抽插,全身
开始抽搐,声音也高尖许多。

  「啊……」

  「薛总,我要到了!」

  「再快点,我就要死了!」

  「我都被你干麻了!」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噢……」

  她的屄突然变的更紧了,而且开始不停的收缩……她达到高潮了。

  见她达到高潮,我却还未满足,我放下她的腿,她无力的将腿垂在床边,我
俯下身躯,粗鲁的将舌头伸进她的嘴巴,激吻着她,将舌尖猛烈地搅动、使劲地
吮吸,很快地就再次把她的欲火点燃,她也热情的给予回应,我们两人互相汲取
对方的唾液。我的双手握住她丰满的双乳,一次次将我剧烈膨胀的鸡巴深深进入
她的屄里,猛烈的攻击让她的娇躯弓了起来,可爱的乳房剧烈地颤动,口中不住
娇呼,我抓住她的双乳,手指捏着乳头,开始我最后的冲刺。

  「我要射了,你个骚屄!」

  「今天干的太爽了!」

  「我干死你个骚屄!」我一阵胡言淫语之后,咬着牙,脑门街上一股快意,
低吼一声,屁股使劲的用力刺击几下,鸡巴圆端小孔激射出滚热的白液,在她紧
紧的小屄里射了……

  确实很爽,我们收拾了一下战场,聊了会天,也就是聊聊性之类的话题,我
绕着弯子问她能不能帮我口交,她拒绝了,当然,我是不会帮她口交的,因为她
比较在这样的地方上班,我没兴趣也没胆量做那样的尝试。在后来的一段时间,
我又去了3次,有一次她来例假,没有做,其余两次都是欢快做爱,不过她很传
统,没有什么花样,也不愿意多为我服务,最多就是用手摸摸鸡鸡。在那两次之
后,我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慢慢的就不去找她了,也没有短信联系,不过我还
是会去那里洗澡,只是不再点她的钟。
本页关键词:色情av 色小说 a片在线观看 免费a片 成人a片 在线a片 看a片 三级a片 - 爱骚B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