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试炼者】(先行体验篇)(11)
【试炼者】(先行体验篇)(11)
「我都说了不要再跟着我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不能带着你……」
我用手扶着额头愁眉苦脸的对着跟在身后的蛇夫人说道。虽然我知道她是雪莉留
给我的,但现在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所以表面的工作还是要做的。从那晚竹
林到现在已经经过了5天了,那晚蛇夫人出去后知道第二天早上才返回,她也声
泪俱下的和我讲诉了她悲惨的遭遇,不过我没有当回事,毕竟这也只是个借口而
已。相反我到时对她血腥的手法感到诧异,第二天回到山家的我,听山棱说,风
家当晚被请来的仙师屠戮,全族上下除了进森林采药的风媚,全部……虽然隐约
感觉到这蛇夫人不是易于之辈可是完全没有想到如此的凶残,对此我也只能暂时
保持沉默了,在接下来的几天,我实力由于吸收了天香精,已经恢复了,而且还
略微有所精进,已经摸到金丹期的后期的门槛了,略微稳固了境界便踏上了会浩
天宗的旅程,而蛇夫人到是贯彻雪莉的指示,跟着我一起上路了……

  「妾身仰慕冷前辈很久了,这次有缘相见,妾身觉得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而且,妾身为了冷前辈都犯了修真界的忌讳了,冷前辈还要狠心赶妾身离开,如
果这样,妾身只有一死明志了……」蛇夫人楚楚可怜的说道话说到这份上,虽然
我知道她也是在演戏,不过有时心照不宣也未必是坏事情,「好吧,既然这样,
你就暂时跟着我吧,提前说好,我这次回浩天宗不会平静的,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一边说,一边抬起头打量面前的女子。她此时的装束倒是比较奇特,修真界的
女修一般装束都是宫装,仙子装,或者颇有中国汉服味道的飘逸裙装。因为这样
可以突显女修的端庄,也更容易衬托出端庄的气质。可面前的蛇夫人则大大颠覆
了我的认知,此时的她紫色的长发盘了起来,用一个簪子固定,娇艳如花的瓜子
脸五官匀称的排练,脉脉含情的丹凤眼异常的勾人,在左眼角下有一颗浅浅的痣
使得本来英气逼人的眼神有了一丝柔和的妩媚,在琼鼻之下,一张樱桃小口紧咬
着下唇,看起来楚楚可怜……我不由的看呆了,最初相见没有仔细观察面前的玉
人,而当晚动手时,由于一出手便陷入被动,也没有余力去观察,此时仔细观察
到是颇有惊艳之感,但这不是让我看呆的原因,真正的原因还是蛇夫人的衣服,
只见蛇夫人身上穿的是一见紧身的连体皮衣!黑色的皮衣紧紧的包裹动人的躯体,
高耸的双峰,纤细的腰肢,翘挺的娇臀,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双绝美的长腿,蛇夫
人本来就比较高,而她傲人的美腿应该达到看一米二,这可是九头身的极品比例
呀。

  蛇夫人看着发呆的我,嘴角噙着笑意,踱步到我的面前,用美腿蹭着我的下
身,「前辈,你再发什么呆呢?不会是被妾身迷住了吧,妾身可没有使用媚术哦。」

  我换乱的后退,红着脸否认道「别……别胡说,我只是看你的衣服比较奇怪
……」

  「啊,前辈是说这个呀,」蛇夫人抚摸着自己的衣服,黑色的紧身连体皮衣,
并不是那种光滑的漆皮样式的。而是想蛇类的皮肤的感觉,有着细小的鳞片。
「这是我族的圣物,是先祖用自己褪下的皮所致而成,当初先祖的实力通天彻地,
因此这间衣服有很多妙用。要不是我族被灭,这圣物也轮不到我……」说道伤心
处,蛇夫人眼圈发红。

  我轻轻的拍了拍她「别伤心了,等有了实力,自然可以为族人报仇的。」

  「好了,不说我了,前辈,你真的要回浩天宗吗?那样不是自投罗网吗?」
蛇夫人定了定情绪,冲我问道「既然你要跟着我,那也不要老是叫前辈了,怪生
分的,叫我名字就好了。还有,为什么说是自投罗网呢?我是要回去兴师问罪的。
这次狩猎天狐,我发现了很多猫腻,其中有我宗长老参与的影子,这次回去就是
去揭发这些败类的嘴脸的……」我恨恨的说道「前……冷尘你还不知道吗?狩猎
天狐的行动失败,突然出现的势力——机巧山在关键时刻参与,和天狐合作,将
参与狩猎的修士屠戮殆尽,参与狩猎的修士十不足一,据生还的修士说,是你出
卖了修士方,所以天狐和机巧山的人才能准确的找到修士击杀。所以现在整个修
真界对在悬赏你的人头呢。」蛇夫人疑惑的看着我,说出了目前修真界大概的情
况。

  「什么?他们这是贼喊抓贼!」我气愤的大喊「明明是器王宗和浩天宗长老
勾结,出卖了正道修士,至于另一方面,可能及乐山和幻法门也有参与,现在这
些门派怎么样了?」我对着蛇夫人问道「器王宗和明心谷第一时间被机巧山剿灭,
只有少量人逃到浩天宗寻求庇护,而机巧山打的旗号就是为你抱不平,说是冷尘
已经加入机巧山成为名誉长老,只要招惹冷尘你的,都是机巧山的敌人。」蛇夫
人略有深意的看我一眼接着说道「正道目前只剩藏剑阁,而邪道,极乐山第一时
间宣布成为机巧山的下属,幻法门则分为两派,一派归降机巧山,一派来到了浩
天宗寻求庇护,最神秘的阴魔血鬼则选择了封山,不与外界来往……」

  我阴沉着听完了蛇夫人的叙述,看来修真界现在不平静了,这忽然冒出来的
机巧山,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典籍上记载的,在千年前鼎盛一时的实力,没想
到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消磨尽然没有磨灭子啊历史的长河,还更加的强势,他们对
外宣称我是名誉长老,估计也是别有用意的,看来不能大意,回浩天宗的事情还
是从长计议的好……

  蛇夫人看着阴沉着脸的我,安慰道「冷尘,别担心,事情应该还有转机的,
前面就是附近最大的修真者城市,烈阳城了,我们先去打探打探消息吧。

  「嗯,好吧,正好我也需要补给一些物品」我点头答应道。

  高大的城门近在咫尺,门口的两个修士在收取进城的过路费,多一事不如少
一事,我爽快的给了两人两块灵石,两人见我这么爽快,殷勤的凑上来说道「前
辈,城里正在举行为期三天的拍卖会,今天正好是第三天,前辈如果有兴趣的话
可以参加。」随后递过来一块发黑的铁牌。我看了一眼两人,结果铁牌,淡淡的
说道「会的」便带着蛇夫人走进了烈阳城。

  进城后,到时没有感觉到拥挤,毕竟是附近最大的修仙城市,相对来说还是
比较宽敞的。我带着蛇夫人,来到了城里最大的修真补给站,所谓的修真补给站,
就是修仙者的后勤补给站,修仙者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需要的材料,同时也可以
将自己不需要的材料卖掉,而且,也可以在这里发布任务,比如,自己想炼制一
柄武器,需要炼器师,那么就可以将报酬提前写出来,有对报酬满意的炼器师则
会主动联系你的。非常的方便。而这个补给站是由地下商会组建的。这个地下商
会由来已久,具体的核心成员不明,不过实力不容小觑。即使我所在的浩天宗也
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可见其实力的恐怖。

  「前辈光临真是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呀,」一个看起来比较市侩的老者凑上
来,一边将我迎进楼里,一边说着客套的话我随老者直接来到了三楼「帮我准备
十株成熟的百香花,五颗烟冥果,以及其他辅料」我对着老者说道。

  老者一怔,随后吃惊的问道,「前辈是炼丹师?不知道前辈炼制这百花丹是
自用还是?」

  「我会将炼制成功的一般出售给你们,所有材料的费用由你们承担」我淡淡
的说道,以金丹期便在修真界拥有赫赫威名的我,靠的不仅是修炼天赋实力,还
有很大一部分是我的另一个身份——丹药大师。我的炼丹天赋来自于芙蕾雅的赐
福,很多元婴期的大佬都得求助于我。所以老者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

  「前辈真是爽快,我这就叫人去准备材料,不知道前辈还有需要没有?」老
者搓着手,笑着说道我转过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蛇夫人,「你又需要的东西吗?
可以一并提出来」

  蛇夫人点了点头,对着老者问道:「月棱晶一半配名花,山泉水流淌之处,
贵店可有?」

  老者收起市侩的表情,神色严肃的看着蛇夫人说道「名花有,但月棱晶没看
到。这样可去不了山泉流淌之处。」

  「静室一间,月棱晶自有。」蛇夫人看了我一眼说道。两人的对话我感觉莫
名其妙,月棱晶,这是何物?我听都没听说过,不过看老者的表情显然不简单,
便跟着说道「你且去准备,一切费用由我买单……」

  老者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对着蛇夫人说道,「从这里网楼梯脚,第三件
空着,老朽就不陪着了,仙子自行前去便可,仙子准备完毕可直接有房间阶梯下
到山泉流淌之处……」说着老者躬身一礼便自行离去。

  「走吧,冷尘,一会还要你帮忙呢,」蛇夫人拉着我的手走进了那间房间。
「是不是感觉到困惑?我们的对话?」我点了点头,蛇夫人又说道「这是交易的
密语,是媚修的独特交易方式,因为我们媚修有很多的东西比较特殊,但又不为
其他修士所容,所以只能采取秘密交易的方式了。再每个比较大的补给点,都设
有这种秘密交易的地点。我们刚才谁的便是交易的暗号」

  「那。月棱晶和名花又是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哈哈哈,」蛇夫人笑了起来,看着我说道「名花吧,就是指女媚修,男媚
修则叫狂草。而月棱晶……就是精奴。」蛇夫人目光炯炯的看着我「除去月棱晶,
还有土棱晶,水棱晶等其他的。不过我觉得还是月棱晶醉适合你,怎么样对我的
安排满意吗?」蛇夫人用手抚摸着我变大的肉棒。

  我满头黑线「好吧,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你的精奴了,那为什么是一半呀?」
我并没有挣脱蛇夫人,毕竟憋了很久了,我也的确需要释放,该死的项圈,每天
都把我刺激的性欲高涨,但又不能自己达到高潮,已经五天了,如果在不释放,
可能我还真要受不了了,相对而言,此时我到时更渴望被蛇夫人虐。

  「为了证实自己媚修的身份,前往交易地点的时候,必须带一名奴隶才能进
入,所以,今天就需要冷尘你来当我的奴隶,和我进去了,不过,奴隶必须是没
有反抗能力的,因此我要封印你的实力才行」

  「哦?还要这样啊,我堂堂金丹修士陪你去,还要被你封印实力,那我很没
面子,这样吧,我将自己的实力封印到和你同等水平,然后我们来过招。如果你
能用自己的实力把我封印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怎么样?」我玩心大起,提出了另
类的要求蛇夫人妩媚的看了我一眼,「妾身只有媚术还过关,寻常法术还真是拿
不出手,这样也可以吗?」

  「哈哈,尽管放马过来,别以为我自降实力你就能赢我,金丹期修士的战斗
经验可不是你能比的。」我笑着说道同时心里想到,上次自己大意才中招,这次
小心一点,应该可以拿下她,到时候自己就以胜利者的姿态来要求她稍微虐一下
自己释放一下,不能让她太小看自己。于是我便自己将实力封印到了筑基中期,
和蛇夫人处在同一水平线「既然这么有雅兴,那妾身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希望
到时候,可要怜香惜玉,给妾身点机会才好,不如我们只比拼体术如何?」蛇夫
人一边扭动自己的身体做着准备运动,一边说道虽然修真者大部分擅长的都是远
距离的指挥法宝作战的,但在低级的时候,很多都是紧身搏斗的,因此,大多修
真者都是精通一些体术的,此时听到蛇夫人的提议,我大笑一声「随便,放马过
来吧!」我放出豪言,同时摆出了架势,等着蛇夫人攻来但见蛇夫人踩着奇特的
步伐,看似缓慢实则快速的像我接近「小心了哦,让你见识下我们花蛇一族特有
体术」贴到一定距离,蛇夫人单手成刀向我横切而来。我大笑一声「气势不错!」
我原地一个虚晃,闪过了蛇夫人的攻击,随后蛇夫人开始变招,攻击如疾风骤雨
一般,不过对于深谙体术的我来说,自然是小儿科,所以,只是一味的躲闪,没
有进攻。蛇夫人的攻击完全沾不到我的衣角,可能是觉得很买面子,所以蛇夫人
开始急躁,步伐出现了紊乱,我看准机会,一个闪身,来到了她背后,用下巴枕
在她的肩膀,一边哈这热气,一边说道:「如果在这样的话,可就换我进攻了哦」
蛇夫人急忙跳开,妩媚的看了我一眼「还是这么心急,可别后悔哦,」说着开始
转换架势,步伐开始变的杂乱无章,身体也开始缓缓的扭动。

  看到这里,我眼睛一缩,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从蛇夫人的架势上,我完全找
不到明显的破绽,所以我也就开始打起了精神。蛇夫人扭着性感的身躯,踩着奇
怪的步伐看似缓慢,实则迅速的像我冲来,看着已经离我很近但依然没有露出破
绽的蛇夫人,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一掌三刺,这是我掌握的一种体术,看似一
掌,实则暗含三种变化,此时出招,在合适不过。蛇夫人看到我出掌,身体一扭
闪避了开来。

  「机会」我心中暗喊了一声,随后变招,手呈抓状,直接扣住了蛇夫人左手
的命门,我来没来的及高兴,只觉得入手黏滑,还没来得及反应,被我抓住的手
边灵巧的滑出了我的控制。在我一愣神之际,蛇夫人已经贴在了我的身上,双手
左右开弓,「啪啪啪啪」我回神之际,我的脸颊已经被抽了好几记响亮的耳光。
顿时我感到强烈的羞怒,想要拉开距离,可是,蛇夫人的步伐诡异,无论我如何
变幻身法,蛇夫人都如影随行,而耳光也不停的抽在我的脸上,期间我也试图用
手格挡,无奈蛇夫人的手法诡异且手臂异常的黏滑,我完全不能防御。忽然,蛇
夫人后退一步,在我买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单手成刀,向我竖劈而下……

  「刺啦」我的衣服随即花落,原来蛇夫人利用掌刀切裂了我的衣服,我下意
识的就去挡着自己的下体,蛇夫人嘴角一笑,身体一扭,消失在我的面前,随后
我感到后背一个娇媚的身体贴了上来,蛇夫人的双手准确的捏住了我的乳头,开
始揉、捏、掐、弹。「啊,」我舒服的喊出了声,随即一个灵巧的香舌滑入了我
的最终,开始追逐这我的舌头进攻。我被吻的有点失神,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在
比试,不能这么轻易屈服,正当我准备挣扎的时候,蛇夫人像是事先知道一般,
插进我双腿之间的修长美腿,一个膝撞顶到了我的蛋蛋,双手也开始用力的向外
扯着我的乳头,嘴里刚刚被她香舌捕获的舌头也被她用牙齿咬住,轻轻的撕扯。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失去了抵抗的力气,放弃了抵抗。蛇夫人见我放弃了抵抗,
顶在我蛋蛋的膝盖,开始滑动,轻柔的摩擦着我的下体,拉扯着我乳头的双手也
开始缓慢的揉捏,而别咬住的舌头也变成了吮吸,顺着两人的激吻,蛇夫人的唾
液灌进了我的肚子里边。我感觉越来越热,欲望也越来越强烈,别摩擦的下体,
快要胀爆……可是蛇夫人全方位的刺激,唯独没有照顾我的肉棒,我开始扭动身
体,往后撅起屁股,想要用摩擦我蛋蛋的美腿来摩擦我的肉棒……

  蛇夫人忽然退开了,站在我背后两步的位置,好整以暇的看着我「啊呀,怎
么了?现在可是在切磋哦,怎么感觉你想发情的野兽一样呢?不过也难怪,我的
唾液有催情效果,你喝下去那么多,也真是辛苦你了」蛇夫人双手抱胸,射出舌
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轻蔑的说道。

  现在的我只想要发泄,我转过身,向一个完全不会体术的莽汉一样,一个熊
抱冲向了蛇夫人。蛇夫人一个潇洒的转身,躲过了我的熊抱,随后趁机摸了一下
我胸前有点挺立的小乳头。我双目赤红,开始追逐着蛇夫人,想要将她按到在地,
狠狠的蹂躏……

  我渐渐的开始迷失,蛇夫人看时机差不多了,便故意卖了个破绽,让我抱住
了,我迫不及待的将她按到在地,狠狠的抽插了起来。其实,我按到的并不是蛇
夫人本人,而是她身上的衣服,只见,我按着一个由黑色皮衣变化而成的人形,
疯狂的抽插,蛇夫人则站在我的背后,双手抱胸,嘴角噙着笑意,看着我对着一
件衣服施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我肉棒越来越痛,可是,无论我如何努力,就是射不
出来,我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对了,碧云那该死的法术,我只有被女性虐待
才能射出来,对,就是这样,可恶,我渐渐的停了下来,定睛一看,我抱着一个
黑色皮衣构成的人形在……我大惊,随后听见身后蛇夫人轻蔑的说道「哟,还真
是饥渴呀,对着妾身的衣服都这么投入,还好这衣服能幻化成人,如果换了另一
件可能还满足不了你呢」

  我急忙退出了插在衣服里边的肉棒,在我没注意的时候,衣服一部分化作黑
色的液体,在我退出的瞬间钻入了我的肉棒。

  「嗯?这是?你体内怎么会有和先祖能量相似的『流』而且这个设置?」蛇
夫人眉头皱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东西!快拿出来,我要死了,」我身体痉挛,
猛烈的抖动,下体里边好像有两股能量在激烈的碰撞,即使是被碧云调教成疼痛
转化快感的体质,依然不能缓解那份痛彻骨髓的疼痛。

  「哼,虽然和先祖的『流』很像,不过还是有差距的,不过既然遇上了,就
不能放过,这可是绝好的材料,用来修补损伤的圣衣再合适不过了,」随后蛇夫
人掐诀,之间整件黑色的皮衣化作一股黑色的细流,由马眼转入了我的肉棒,
「不想变成废人就别乱动,好好的享受」蛇夫人纵身踩在了我的身上。

  大量的黑色细流涌入,我由痛苦变为了快感,那种由内而外的快感,让我爽
的流口水,蛇夫人看了一眼呆滞的我,皱着眉头说道「只懂受虐的猪,连体内被
人下了『流』都不知道,废物!」说着,一只玉足插进了我的嘴里,半只脚插了
进来,直接给我来了个足深喉……

  蛇夫人抽动插在我嘴里的玉足,蹂躏着我的喉咙,我不由的发出了干呕的声
音,而下体的「流」也再不停的刺激着我的肉棒,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没办
法射出来。

  「哈哈,终于完成了,这一小股流的能量很大,幸亏我有整件圣衣,要不然
还不一定吞噬的完」蛇夫人抽出插在我嘴里的玉足,转身将它伸向我的下体,轻
轻的在龟头上一点,黑色的细流由马眼喷射而出,敷在了蛇夫人的玉足之上,缓
缓的流动,沿着美腿攀延而上,形成了一件和原来相差无几的皮衣,却别在于这
件皮衣深邃的仿佛可以吧人的眼神都吸引进去,蛇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双手掐
诀,皮衣恢复成了原来漆黑锃亮的样子……

  而此时的我,圣衣由我马眼射出,我仿佛体会了射精的快感,但量远远不是
射精能比的,巨大的量让我的身体不规则的痉挛,大口的喘着粗气。可是,就算
是这样,我的欲望却更加的高涨。略微回复了下体力变爬了起来,爬到蛇夫人的
脚边,抱着她的美腿,一边磨蹭,一边恳求道「快,让我射吧,让我射出来,真
的好难受。」

  「这样不好吧?你这个样子,感觉就像是我的面首一样,再说,我是仰慕您
的,怎么能随便的蹂躏您呢?只有我的面首奴隶,我才会去榨取他们的精液的,
快起来吧,愿赌服输,还是赶快陪我去媚修的坊市吧前?辈~ 」

  「我,我愿意,让我射出来吧,好难受」我继续摩擦这蛇夫人的腿,不顾羞
耻的的说道「啊?什么?我没有听清呀,你愿意做什么?好了,不要闹了,时间
不早了,我们赶快去吧」说着就要把我从地上拉起来。

  「我愿意做你的面首,我愿意做你的奴隶,求求你让我射出来吧。」我大声
的乞求道。

  「哎,果然,冷尘你果然是无可救药的变态啊,这样的你怎么能活到现在呢?
算了,如果我不收你的话,估计你很快就落入别人手里,」蛇夫人手扶着额头,
叹息道「既然要做我的奴隶,那么有一些规矩你的遵守。

  一,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就只能跪着,我的允许是不能站起来的二,
只要我需要,无论何时都要提供我满意的精液来帮助我修炼。

  三,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对其他女人发情,这点我会帮你办到的,哼哼四,
以后有任何的补充你都要遵守。

  好了,这里你如果能办到的话,那么我就收你做我的奴隶「

  「我愿意,我能做到,快点让我射吧,求求你了。」我感觉我的下体都要撑
爆了。

  「呵呵,既然是收奴仪式,那么还是留点难忘的回忆比较好,刚才的体术切
磋才经行了一半,现在继续吧,放心,我会让你爽到哭的」蛇夫人用脚尖勾起了
我的下巴,妩媚的看着我,淡淡的说道随后一脚踢在了我我的双腿间,我被踢得
从地上跳了起来,蛇夫人身形一扭,来到我侧面,美腿打在我的腹部,将我紧紧
的勾住,然后用腋下夹住了我的脸,腋窝正好覆盖住了我的口鼻,然后用力勾住,
我的身体被拉成了C行,下体怒指天空。一股混合着皮革味的汗味冲入了我的感
官。

  「哈哈,怎么样好闻吗?这件圣衣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作用,比如超越一般
皮衣的透气性,怎么样。现在你已经感觉到了吧」蛇夫人一边用手撸动着我的肉
棒,一边用语言挑逗着我。

  「呜呜呜,嗯……唔」我含糊不清的回应着蛇夫人,同时贪婪的呼吸着这让
我着迷的味道。

  「哎呀,手好累呀,对了,这样不就好了吗?」蛇夫人停下套弄我的手,从
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道具,一条约一尺长的金属小棒。「哈哈,这是由食精虫口
器和白精铁打造的尿道堵,现在正合适呢」蛇夫人用嘴唇舔了一下尿道堵,随后
插入了我的马眼……

  「啊啊啊,唔……」我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弄的有点慌乱,开始挣扎、蛇夫人
用腋下和腿将我用力的固定,另一只手开始抽查刺入我马眼的尿道堵,强烈的刺
激让我有了射精的欲望,可是尿道被堵,我完全没有办法射出来,只能向蛇夫人
投去求助的目光。

  「哈,幽怨的小眼神,别担心,会让你射出来的,不过在这之前还是需要酝
酿一下的,这样精液的质量才会更高」蛇夫人将尿道堵深深的刺入,只留一个环
在外边,随后松开腋下,膝盖往上,勾住我的脖子。由于没有了身体的压制,我
站直了身体,蛇夫人则用美腿勾着我的脖子,身体倒挂在我的背后,体重使得美
腿勒紧了我的脖子,我感觉呼吸困难,而挂在我背后的蛇夫人又拿出一个狗尾巴
样式的肛塞,捅进了我的后庭,同时开始抽插。

  窒息使我的感官更加的敏锐,前列腺别刺激,我的精液开始淤积,无奈马眼
被堵,还是没办法射出来。蛇夫人抽插了一阵,在我快要窒息晕过去的时候,将
我蛋蛋猛地拉倒了后边,用一个奇怪的夹板夹住,使得蛋蛋卡到了两腿之间偏向
肛门的位置,这样使得我站直的时候就会拉扯到蛋蛋,无奈我只能跪下去,减轻
蛋蛋的拉扯。蛇夫人则趁我跪下的瞬间在我背上坐了起来,正好在我跪倒后稳稳
的坐在了我的背上。随后用手扯着我的头发让我诗经的抬起头,一个黑色的口球
塞进了我大张的嘴里,在脑后扣紧,我完全没有一点防抗的余地,已经被全套装
备给束缚了起来,就在我以为结束的时候,一个鼻勾勾住了我的鼻子,和脑后的
口球带相连,另一端攥在蛇夫人的手里边,只要她拉动皮带,我的鼻子就会被鼻
勾扯动强迫抬起头来,此刻的我完全就是被穿上鼻环的牛一样,任蛇夫人宰割。

  「嗯,好了,怎么样?这是我花蛇一族特有的驯奴体术,不过这只是初级的,
以后会慢慢让你体会的,现在,我可爱的奴隶,驮你的主人去媚修坊市吧,你表
现好的话,回来继续让你体验,如果你表现不好的话,我就只能把你卖掉,换个
更加合我心意的奴隶了」蛇夫人扯动牵在手中的皮带。另一只手拿出雪莉留下的
缚奴蛇鞭,一边抽在了我被夹板夹住的蛋蛋上。

  虽然迫切的想射出来,但是此刻完全由不得我了,只能乖乖的驮着蛇夫人由
房间的暗道,下到位于地下的坊市。此刻的我完全不知道,下边将会发生怎样的
故事……
本页关键词:色情av 色小说 a片在线观看 免费a片 成人a片 在线a片 看a片 三级a片 - 爱骚B

↑[返回顶部]↑